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琳娜 > 北非花园日记 | 摩洛哥破零

北非花园日记 | 摩洛哥破零

文 | 王琳娜
 
2020年3月2日摩洛哥卫生部发文,摩洛哥境内出现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口提着的气突然松下来,好像是早已预料到会有此结果,突然下了“宣判”一样。已经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提心吊胆——一个月前,正值国内疫情爆发,又逢年假,摩洛哥作为旅游胜地吸引来了成千上万的中国游客,尤其在我任教的城市舍夫沙万,那个以"蓝白小镇"走红于各种旅游攻略的山城,中国面孔满街既是。那一周,孔院召开紧急会议,命各位老师提高警惕,尤其是在旅游旺地任教的我,更是被建议戴口罩出行,不去任何人员聚集的场所。之后便是看着国内疫情的数据日日攀升,亚洲、美洲、欧洲不少国家纷纷中招,一边心系国内的局势,一边又担忧疫情灌入这非洲之隅。
 
来自中国的游客潮退去,大家的担心也并不多余。摩洛哥与欧洲仅仅相隔一道直布罗陀海峡,近到什么程度呢?住在丹吉尔海边的我,推开窗户便能隔海看到对面西班牙山脚下的房子与灯火。自然,摩洛哥与法国、西班牙、英国等欧洲国家交往非常密切。抛开新冠病毒全球开花不说,这些个交往密切的欧洲国家相继沦陷,摩洛哥肯定难以独善其身。果然,这第一例确诊病例就来自欧洲,是一位旅居意大利的摩洛哥人。摩官方的发文语调平实,看起来不像是大事发生,也不忘在文后说明,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虽然是意料之内,但这消息也在华人圈掀起一波浪潮。摩洛哥人一向对华人友好,但也不乏一些“不明事理”的人,疫情发生以来,这一小部分人明目张胆地向我们抛来不友好的眼神、动作甚至话语,亚洲面孔就是他们识别的对象。要知道,从武汉撤回摩的一百五十多位留学生无一感染新冠病毒,现在也是欧洲传来的病例让摩洛哥破零。之后我们总不会遭受这些了吧!大家都有着相似的愤慨。
 
又想起2号当晚,在卡萨布兰卡朋友转给我社交媒体上看到的照片——一群人拥在隔离确诊病例的医院门口,打卡拍照。是想要看看这无比厉害的新冠病毒真面目么?我敢肯定,这群人和对带口罩行为指指点点口吐芬芳的人,是同一群人。朋友也苦笑不得:“我不敢相信我和这样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真是令人无语。
(图 1 出现确诊病例当晚,一群人拥在隔离确诊病例医院的门口)
 
回想之前一个月,真是慌张早了,不过也有益处,备好了口罩、消毒液等“装备”,也不算白白浪费了心力。真正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我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
文 | 北非游学者
 
2020年3月19日晚,摩洛哥内政部宣布:为了控制新冠疫情,从3月20日下午6点开始,摩洛哥将进入“无限期”的卫生紧急状态,这也意味着:民众的日常活动将受到限制,出行需持有官方出行证明。为了保证按时进入卫生紧急状态,摩洛哥军方提前在各大城市的主要道路部署了装甲车。
(3月20日下午摩洛哥卡萨布兰卡道路上的军队装甲车)
 
在开始读正文之前,我们先一起找一下“摩洛哥”在哪,不然,可能有些读者在看完文章之后都不知道我写的这个国家的位置。首先强调一点:这篇文章是关于“摩洛哥”的,而不是“摩纳哥”,前者在非洲,后者在欧洲。我目前所在的摩洛哥,在古老的非洲大陆的西北角,还记得初中地理课上学的欧洲和非洲的州界线中的直布罗陀海峡么,直布罗陀海峡以北是欧洲的西班牙,直布罗陀海峡以南,是非洲,当时我也不知道以南是非洲的哪个国家,只知道这个地方在非洲的西北角,但这会儿,我正在这个国家留学。我所在的城市是拉巴特,摩洛哥的首都,位于大西洋东岸。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是3月31号晚上,即进入紧急状态已经整整12天。摩洛哥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于3月2日晚间公布,是从意大利返回摩洛哥的侨民,随后5号公布的第二例确诊病例也是意大利输入的,都是从卡萨布兰卡入境。为此,我们留学生也松了一口气,因为在疫情在国内爆发之后,部分西方媒体对疫情大肆渲染,而留学生身在国外,难免受到一些负面报道的影响。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我在拉巴特有时会听到有人喊كورونا(新冠病毒的阿语),但是,确实,在摩洛哥,在拉巴特,我遇到的并不多,数的过来的,只有三次,都是在晚上。这可能与我了解的其他国家的情况及报道有些不同。这期间,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一天晚上去电车站的路上,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左右了,迎面走过来一个人,直接问我:“你是来自中国吗?”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害怕,但是随后我立马就说:“是的,我中国人!”任何情况下,我都会以作为一名中国人而由衷地骄傲。同时,我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准备,万一动手,就跑呗,但是他接下来的话确实让我有些意外:祝福你们,加油,一切都会好的!当听到这句话时,我内心一颤,又重复了一句:“祖国加油!”。
 
3月20日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当天,据摩洛哥卫生部公布数据显示,摩洛哥总共确诊63例新冠肺炎病例,截至3月31日晚18点,摩洛哥卫生部公布的确诊新冠确诊病例为602例,32例死亡。摩洛哥卫生部宣布20号下午六点整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其实,在这之前,摩洛哥教育部已于2020年3月13日(周五)宣布由于新冠疫情蔓延,决定从3月16日起全面停课,复学时间待定。自此之后,我所在的拉巴特就已经开始出现居民大量购买生活必需品的现象,相信大家最近也在各种关于国外疫情报道的新闻中看过不少下面的场景:
(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前拉巴特一超市内居民购买生活必需品)
(限制外出前拉巴特一超市内几乎被抢购一空的面粉货架)
 
面对未知的恐慌,大家的反应都是一样的,但是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后,截止到3月31号,生活在拉巴特的我并没有感觉到周围的人对疫情恐慌的持续,生活中唯一改变的,就是街上的人少了,比平时更安静了,巡逻的警车多了,此外,也增加了军队的装甲车。今天出门买菜,看到巡逻的装甲车队的军人戴着口罩,但是上为数不多的行人中,戴口罩的人更少,大概是因为街上人少,不可能发生近距离接触吧。此外,自从进入“卫生紧急状态”之后,12天之内,为了购买生活或必需品,我出去了三次。基本都是去超市买,由于超市内部限制顾客人数,所以超市外边会有一定数量的人排队,但是不多,而且超市内部的各种商品都很齐全,之前被抢空的货架也被补齐了,尤其是面粉货架,除了货架上的,还在旁边的地板上放了好多,超市的潜台词应该是:不用抢购,面粉你是买不完的。
(限制出行后拉巴特一超市补齐了之前被抢空的货架)
(限制同一时空内人员密度后的超市)
 
自疫情在国外爆发以来,我在拉巴特的感受是:身边的拉巴特居民并没有因为疫情而过度恐慌,除了外出受限和之前的一阵抢购风波之后,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阳光还是那么的舒服,只是街上的人少了,在家中阳台上晒太阳的人多了,天空依旧那么蓝,这大概让人们对与疫情的恐慌舒缓了吧。
(疫情期间拉巴特老城外围)
 
最近我也看了不少关于国外留学生回国的报道,不少在欧美留学的中国学生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国,但是短时间内归国之路也变得更加艰辛。作为身在摩洛哥的留学生,中国驻摩洛哥使馆也时刻关注着我们的状况,我并没有选择联系使馆想尽一切办法提前回国结束留学,而是选择了留下,这与疫情尚未在摩洛哥爆发有很大关系,也看过不少  张文宏医生的建议,关于此刻是否回国等问题也有了自己的权衡。同时,外出注意防护,年轻人,免疫力好,不用太担心。况且,虽然目前停课,但是对我完成留学任务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现在,每天倒是有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厨房里,除了学习,就是买菜做饭,生活也安静了很多,相比之前,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也只有慢下来,才能够思考。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