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琳娜 > 北非花园日记 | 暴风雨来临前的预警

北非花园日记 | 暴风雨来临前的预警

确诊病例从第二例升到第七例,摩洛哥花了十二天的时间。“有第二例,就会有四例、八例,几十、成百上千例,感染人数会呈指数增长。”对疫情一向不太乐观的同事在出现第二例的时候预言。她所说有些道理,摩洛哥人的社交距离那么近,又一向“心大”不把这老虎一样的病毒当回事儿,出现本土传播是迟早的事。我自然不愿她所言成真,谁想离任的时候回国还要被隔离!但也绝对不敢掉以轻心,坐公共交通时还是坚持戴口罩。学生和当地的朋友一直都很理解支持我的做法,说明还是有一部分人重视的,再加上前期病例增长缓慢也没有超过个位数,这一切让我保持一种乐观心态,说不定疫情就此被控制了呢。这乐观,难道是侥幸心理导致的?
 
这一段时间,同事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什么风吹草动,便拿图来叫我翻译。虽然几天增长一例的速度很缓慢,但对于疫情初期的数字,大家都紧绷着一根弦。焦虑不仅是病例增长的数字带来的,对比心理也在作祟。同处于非洲的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埃塞俄比亚等国家在这段时间内相继停课,这消息不被知道还好,一被知道怎么让人坐得住。“我们什么时候停课啊!”也变成了那几天同事们日常的感叹。
 
3月12日,我像往常一样在舍夫沙万上课。舍夫沙万那几天气候异常热,海拔高,紫外线又强,太阳光直射的人头疼。还是有不少人问我:为什么要戴口罩?corona virus在舍夫沙万活不下去的!我已经疲于解释,正好以防晒的理由搪塞过去。我内心渴望他们所言成真,“病毒在高强度紫外线下活性低,传染性比较弱,疫情容易被遏制。”这是他们的逻辑。回丹吉尔的路上,我步行经过一个农贸市场,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我直面现实,我心里一紧。疫情发生这么久,我已经有了应激反应,看到人员密集的画面,心就会紧一下。虽然现在阳光明媚,但风雨已经在路上了。
 
13日,一个同在摩洛哥的朋友又丢给我一张图:“娜,快快看看是不是要停课了!”我一看,摩高教部发文,来源可信,还真是停课通知:从本月16日星期一起,全国大中小学和教育机构无限期停课。几个小时以后孔院便发布消息,全面停止面授课,改为网上上课。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同事们一阵欢呼:终于停课了,不用出门了。此时摩洛哥确诊病例为八例,群里南非的小伙伴焦虑又升了一级,那时南非的确诊人数比摩洛哥多了几十,还没有停课的迹象。可这消息是好是坏?直到停课通知发出来的时候,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还只有七例而已。果然,第二天、第三天,官方报告分别新增了九例和十一例确诊,使总数一下子升到28例。紧接着政府宣布取消与三十多个国家的客运航班。这一系列的措施,都被我们当做暴风雨来临前的预警。
 
周一开会,孔院的老师们都已经全副武装,等待开完会后就去超市采购生活必需品。因为政府宣布,当天六点以后,关闭所有餐饮娱乐场所,防疫措施升级,离下一步限制出行不远了。当地人也纷纷在超市囤货,像面粉,厕纸等物资马上要被一扫而空了。囤完货之后回到家里,我坐在窗旁恍惚了许久,近一两周都不会再出门了。天气预报显示,最近要降温,刮风下雨。窗外的天空已经阴云密布了。
 
 
不知道这阴霾什么时候才会散开。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