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琳娜 > 北非花园日记|屋顶上的集会

北非花园日记|屋顶上的集会

此文写于4月20日。

停更了一段时间,是因为没有事情发生。这种说法又极其不正确,因为每时每刻都有好多事情正在发生。我意识到,不一定要等到一个特别的时间或事件才有记录的必要。硬说有什么特别的,就是由于斋月的到来,从19号开始,摩洛哥进入冬令时,期间与中国的时差从七小时变为八小时,可某种意义上这也没什么特别,时间还不是一样地溜走。直到今天,第一阶段的lockdown结束,确诊病例数突破三千,可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卫生紧急状态还要再延长一个月到下个月的20日,确诊数还是稳步增长,三千,既不是疫情到达顶峰的标志,也不是某个不能突破的关头,是也只是一个并不特殊的整数罢了。

在全国确诊病例刚刚破千的时候,摩洛哥境内有一位专家建立了流行病的模型,对接下来的疫情高峰的时间和确诊人数做出了预测(如图)。在他的模型中,4月24日的增速会降为0,确诊人数达到顶峰,为3120,之后开始回落,直到6月9日清零。离他预测的峰值时间只剩四天,超过他预测的数据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又一个美好的希望破灭,本就不该抱有太大希望,只能耐心等待真正的顶峰能尽快到来。

丹吉尔近期聚集性疫情频发,整个得土安大区的确诊人数也反超首都所在的拉巴特大区,升至全国第四。反观拉巴特大区,已经连续几天新增为个位数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丹吉尔人民确实放松了警惕。晴朗的天,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多,竟与疫情发生前的往日没什么不同,差别只是掩耳盗铃般千姿百态的口罩罢了。好在当局动作及时,进一步限制了出门的次数和范围,希望早日达到拉巴特的防疫效果。

朋友圈里埃及的朋友们纷纷晒祖国发来的健康包,有口罩、消毒水、防疫指南等防疫物资,还有莲花清瘟胶囊。我和几个小伙伴心里都好生羡慕,不是因为缺口罩,驻摩大使馆想必早就准备了健康包给我们这些志愿者,奈何摩洛哥早就切断了城际交通,之前首都拉巴特到丹吉尔仅需要一小时二十分钟的高铁,现在却也变得“遥不可及”了。对于我来说,这些健康包更像是一份心安和陪伴,看到那些暖心的话语,大家好像被给予了力量,继续撑过这段艰难的时光。

每天都告诉自己,不能因为关在家里太久,就失去疫情总会好起来的希望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确实有很多人因为日益严重的疫情和紧急状态下不能出门的压力,恐惧和焦虑等心理障碍加重,新闻上不乏有关于部分人因为这种心理障碍结束生命的报道。也有许多人因为全国停摆造成的经济压力和家庭矛盾,同样选择了这种极端的做法。疫情造成的间接死亡绝对不在少数,相信世界各国都是如此。早点结束这种隔绝,就能使更多的人从濒临崩溃的边缘解救出来。

可气的是,居然还看到这样的报道:斋月临近,社交网络上传播着一封倡议,邀请信徒们斋月期间在屋顶上聚集祈祷,此前政府已经宣布斋月期间保持清真寺关闭以防止病毒蔓延。这简直是对政府之前抗议所做的努力赤裸裸的挑衅和威胁!如果这种行为大范围地出现,可给警察们又填了堵,不仅要在街道上巡逻,还得巡逻来监控屋顶上的集会,还得分出力气镇压可能出现的极端分子游行示威。斋月本是大部分人休养的时段,这么一闹,安全人员们可就不得安生了。希望少些人被这样居心叵测的人煽动,安心在家祈祷,没事儿别上屋顶,让所有人都度过一个平安的圣月吧。

 



推荐 6